香蕉app看片在线高清完整视频

……

呼呼~

高天之外,罡风弥天,遥遥可见幽幽星光。

日游神出得大日空间,只见无垠罡风之中之外的群星摇曳,熠熠生辉,隐隐间,似还可见无尽星光之外,几方莫可名状的幽沉世界。

地仙道天有六重,六重天阙层层而起,大日洞彻六重天阙,挥洒无边光明,已是世间至高之处。

承载红尘人世间的大陆之下,无穷无尽的星辰环绕,如同一方大阵,为本源天地奉献出一切。

“群星虽显黯淡,却已有着生机,或许用不了多久,群星之神就将归位了……”

日游神凝望星海。

帝庭统辖之寰宇,自不仅是六天四洲之地,无尽星海之中更有不计其数的生命星辰。

任何一尊神灵,乃至于最为寻常的天兵,想要存世,也需要至少一颗生命星辰的供奉。

星空群星,即是帝庭诸多神,当然,绝大多数星辰多对应的,都只是天兵。

呼~

山花灿漫中纯美女生甜蜜笑浅极其勾人

某一瞬,幽暗星空之中有着一道流星闪过。

星空星辰无尽,无时无刻皆在变化,流星闪烁对于许多人来说只是再寻常不过的现象。

流星雨都不罕见,白日里的一颗流星自然不会被人所注意。

但惊鸿一瞥之下,日游神却变了脸色。

“七杀天刃星?他竟已归来…..又陨落了?”

日游神心头一跳,又有些懵。

凤皇伐天之战堪称诸纪以来最为惨烈的一战,那头凤凰展翅九天,几乎覆灭周天神魔。

帝庭首当其冲,受损之重难以想象。

即便是代天巡守的他,也根本无从知晓究竟有多少神魔在那一战之中陨落。

“是谁屠神?!”

一惊之后就是勃然大怒。

之前为那邪神所辱,日游神心中已积蓄莫大杀意,只是因帝令不许神降人间他方才罢手。

此时眼见又有神灵陨落,心中顿时就升起杀机,乃至于一抹寒意。

“帝令诸神,代天巡查!彻地金光,烛照寰宇!”

轰!

他心念一动之间,九天之上风云骤起,浩浩荡荡的气流被一下排开。

一道璀璨至极的金光自大日之中迸射而出,上冲斗牛,下落幽冥,烛照八方,扫荡红尘人世间。

却是直接引动了尚未复苏之本体,哪怕付出些许代价,也要窥探究竟是谁杀了天刃神!

嗡~

迸射之金光如同神剑,自空而降,倏忽而已,已横跨千山万水,自南瞻起,转瞬已落向东胜洲。

其声势浩大,更有异象显现,自然就引来不少人的惊觉。

幽暗地底,群山之中,四海汪洋之下,都似有存在被金光所惊,或是冷眼旁观,或是更沉下去。

也有不少存在舒展筋骨,翻江倒海,似要结束漫长的沉睡。

“这道光芒…..”

镇海王府邸之中,正自在前厅宴客的乔摩柯心中悚然一惊,感知到了熟悉的气息。

他踏步腾空,凝望穹顶,就感知到自九天之上垂落的金色目光,同时,心中也是一寒。

那一道他曾有经历,记忆犹新的目光,在他的身上定格了一瞬。

“是那尊神…..”

瘦弱矮小的孤月禅师也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心神沉重,隐隐也有些不安。

那次虽惊走了那日游神,但她很清楚,日游神的修为高绝,一尊元神化身已可覆灭启汤乃至诸国。

若是卷土重来,她万难再出舍利子退敌了。

“彻地神光?这便是日游神吗?”

曾叁感知金光远去,面上泛起一抹沉凝之色,心中隐忧再起。

自帝绝天通之后,诸多大宗门都封山隐世不出,人世间更少有仙神足迹,此时出现,这背后意义就显得很重大。

他们,真的要归来了吗?

“老师…..”

杨明看了一眼自家老师,心中松了口气。

自家老师与镇海王的会面可不算多么友好,甚至可以说是剑拔弩张,这一道金光倒是来的正是时候。

呼呼~

长空之上气流呼啸,金光越发显赫,似根本不在意被人察觉了一般,扫过诸多山川大地。

所过之处,一切生灵,无论修为如何,是人是妖,都有着被窥探之感,心中顿生寒意。

“发生了什么?那神竟如此恼怒?”

乔摩柯心中思量,见那金光远去,有心追上去查个究竟,却还是按耐了下来。

转而看向前厅端坐饮茶的老儒:

“曾老夫子,劝和之言不必再说,你若要出手,乔某人自当接下!”

曾叁于儒门的地位高绝,修为自也不必言。

儒门行走天下,传法劝战,靠的可不只是一张嘴。

“镇海王却又何必呢?”

曾叁放下茶杯,缓缓叹了口气,却是站起身来,手掌轻抬,似要出手。

突然间,眸光一凝,看向前院一假山。

那里,有一憨态可掬的顽童,捏着一只肥大的灵韵金蝉,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嘴里还不住的嘟囔着什么。

“这孩子……”

曾叁心有所觉,不由的缓缓放下了手。

“还请曾老夫子请教!”

乔摩柯面无表情,周身气息已有着蒸腾。

数月里他无一日空闲,派出万人斥候去往启汤诸道诸州府,联络曾经的老部下之余,也在传‘巨灵神’像。

而随着巨灵神传播日广,蔓延诸道,诸州府,他的修为层层攀升,巨灵镇世功已发生蜕变。

此时感知到曾叁身上的气息,心中无惧,反而有着跃跃欲试。

“不忙,不忙……”

出乎乔摩柯预料的是,之前还大有‘一言不合打死你再说’姿态的曾叁,却是须发颤动,笑的和煦。

他摆摆手,气息平复下去,却向着自家孩儿开口了: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

“日游神……”

龙宁城小巷,院落,老树之下,安奇生屈指一弹,将鬼祟想要偷溜走的菜小白弹飞在地,没有抬头,却已可察觉那金光扫过。

日游神之所以能有监察天地之权柄,多半是因为这一道‘彻地金光’。

相传这一道神通修至大成,念动间,可以看到古往今来,乃至于未来的任何岁月,时空之中的任何人与事。

当然这日游神自是办不到的,但也不可否认这道神通的强横之处。

天地间,少有能瞒过他的事情。

不过,在他洞彻了此神通的根底之后,这神通自然看不到他不想让其看到的东西。

“那天刃落于人手,直至此时才陨灭,那所谓斩妖堂倒是有些出乎意外…….”

转念,安奇生眸光深处又有着涟漪。

以精神见长,又有诸界见闻开拓眼界,若非他想,那天刃一缕意识都休想逃出他的手掌心。

之所以放其逃走,就是要窥探其背后之人。

虽然那斩妖堂主为人谨慎,但其杀天刃之时,也还是被其察觉到了。

与之相同的,还有日游神。

日游神身上似有大咒,无法以入梦窥探,但元神烙印固然不存,道一图却也仍可用以窥探。

只是因怕打草惊蛇,他并未窥探而已。

而此时,机会到了。

呼~

心念一动间,安奇生缓缓闭目,一缕神意沟通本体,唤出道一图。

如水流淌的光芒之中,隐隐间看到六轮大日之上,气息若有若无的日游神。

……

轰!

群山之中有着轰鸣激荡。

金光呼啸过千山,似已定格在天刃殒命的最后地点。

“找不到……”

金光扫过群山,更没入地壳深处,群山大地之中,小至微尘都一一入眼,只是让日游神眉头大皱的是。

他分明能感知到天刃殒命此地,却偏生察觉不到其他的任何气息。

就好似天刃之死,是他大限已至……

可神降世即长生,只有遭劫而死,哪有大限之说?

当即,他心中越发不安。

彻地金光是他本命神通,无数年的修持之下,即便是修为比起自己更高一筹的神灵也休想在他面前隐藏行迹。

修为稍弱的更是无所遁形。

隐隐间,他有所察觉,杀天刃神的人或妖,必然知晓自己的存在,且,有着避开自己窥探的神通。

这不得不让他心中有着悸动。

很难让他不产生曾经的大敌也卷土重来的怀疑。

“凤皇,孔夫子,元氏七兄弟,萨……不,不能想,不能想……”

念动即斩,日游神暗叫好险,自己却是险些又死了。

这些年,因想起那孔雀,自己死了已不下七具化身了,每死一次化身,他本体伤势就更重一分。

以至于他本只是被波及的轻伤,此时反而更重了…….

“有些不好的预兆了……”

心中浮想联翩间,日游神收回彻地金光,身形一动,再度没入天外之天的滚滚罡风星光之中。

皇天有天六重,但六重天却不仅仅只是六重。

而是取自‘三三不尽,六六无穷’之意,天外仍有天,若不知门径,纵是大妖大神都休想踏出六重天阙。

而对于知晓门径的日游神来说,自就不算什么了。

似片刻,又或许已过去许久,日游神的心神顿时一清,凝神上望。

只见无穷幽沉的天宇至高处,有着一方绵延不知几百几千万里的恢弘宫殿群。

神圣,巍峨,恢弘,肃穆……

人世间一切文字也不足以形容这宫殿的华美神圣,其每一寸似都蕴含着无穷奥妙,即便是日游神,望之也不由失神片刻。

随即,心中就升起一丝悲凉。

因为曾经的华美已不见,此时的帝庭,已有大半化为废墟,而帝庭之外,更笼罩着数万年不曾熄灭的无形神火。

那是凤皇陨落之前,所布下的本命火焰‘断涅圣火’。

其能焚星灼天,无论神、佛、人、妖、鬼,皆被此火完克。

他曾亲眼见得数尊大神冲关,被一缕火焰沾染,就焚尽了金身元神,连复生的机会都没有。

此火隔绝了他想要踏入帝庭的脚步,也断了帝庭中未陨之神想要下界之念。

轰!

轰!

轰隆隆!

离的稍近些,日游神就听到了一声高过一声的轰鸣炸响之音。

可见一尊尊相比帝庭渺小至极的身影在不住的轰击着帝庭之外的无形火焰,荡起层层扩散的恐怖涟漪。

无论是如他一般侥幸不死之神,还是帝庭之中未陨之神,这数万年之中始终在冲击这‘断涅真火’。

“我不甘!”

距离火焰尚有数千万里,与铺面而来的滚滚热浪一并传来的,是一尊莫大的嘶鸣之声。

一尊魁梧神灵的化身被火焰一个舔舐,化作神念都无可察觉的细微粒子。

而那一缕火焰余波,不但烧死了这神的化身,还沿着莫测的轨迹,向着那神的本体蔓延。

一道道神通自四面八方轰击而来,却根本无法阻拦,反而险些被暴戾的火焰波及,不由的纷纷避让。

似不过几个刹那,一声充斥着无尽不甘震怖的嘶鸣之声在众神的心头炸响。

那神,陨了。

“这火……”

沿着莫测轨迹窥探到此处景象的安奇生也感觉到了危险,这火焰若沾上,即便是此时的他,都别想全身而退。

“没有可能,没有可能了!十八道天河水被真火焚干,你我数万年搬运之冰晶星辰何止百万?

这火,根本无法熄灭,无法熄灭啊!”

有神仰天长啸,目露悲哀,几乎有些绝望了。

数万年来,他们几乎无时无刻的不在冲击这‘断涅真火’,可无论什么样的神通,什么样得手段都用尽了。

却也根本无法打穿哪怕一条最为微不足道的道路。

一切,似乎都是徒劳。

“不,不对!”

诸多神灵目露悲哀,走的稍近一些的日游神心头却是一震,看向之前那神被焚死之处:

“那里,那里有了破绽!”

“什么?”

“破绽?”

“哪里?!”

一众神灵闻言心中皆是震动,凝神看去,果然看到了一处破绽。

那一缕火焰焚杀了那神的本体之后,竟没再回来,彻底的消失了!

“世上无有不败之神通,凤皇都已陨灭,一缕火焰怎么能够永世长存!曙光已现,但有一丝缝隙,我等就可进出无碍了!”

“数万年都等过来了,再做尝试又如何?”

“再试上一试!”

见得那一缕缝隙,一众神灵皆是大喜,再度掀起一道道神通冲向那一道缝隙。

欲要彻底打破这一道隔绝帝庭内外的火焰屏障。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