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app最新下载在线观看

“圣主!”

悬浮天宫之中的众人皆是色变。

只听一声巨响炸开,气浪如同实质一般将四周众人悉数横推出去,烟尘同心圆也似圈圈扩散,直至将整个天宫笼罩。

一道道神圣的道纹自天宫上下每一寸虚空,物质之中浮现而出,维持着,封镇着天宫乃至于四周虚空的稳定。

轰!

如同一轮大日当空炸开,天宫轰鸣,云海漫卷,千百里长空罡风大作。

话音吐出之刹那。

大始圣主已然动了,他抬手向天,身形舒展,好似千百苍龙齐齐怒吼,汹涌的血气与神力喷薄而出。

惊天动地的神通波澜霎时间已然触动了悬挂高天之上的大始金钟。

一声好似自开天辟地存世至今的古老钟声,瞬息而已,已然响彻整个东洲!

回荡在千百王朝的国土之上,无数大小宗门,乃至于圣地的山门之中。

“大始金钟?发生了什么?”

优美山间的波西米亚女子

万法楼中,感受着被至尊气息触动而有着复苏征兆的万法龙楼,苗萌,竹功等人心中皆是一惊。

下意识的,就联想到了安奇生。

如今之东洲,除了他只怕也没有其他人有资格触动至尊至宝了吧?

轰!

至尊气息弥漫天地,浩浩荡席卷六合八荒。

一时间,东洲震动。

无数人闻钟声而色变,诸多宗门,圣地之中皆有气息震荡,灵宝复苏过来。

或凝重,或震惊的看向大始圣地所在的方位。

东洲万古三十皇与尊,留存至今的‘钟’形至宝,也只有大始金钟而已。

大始金钟震荡,竟是有人打上了大始圣地吗?

至尊气息弥漫东洲,更向着其他大州,四海扩散。

气息所至,万灵慑服,纵然是一些修为不弱的修士高手,都骇然跪伏,无法抵挡这一股气息对于心灵的触动。

不是至尊本体,不是灵宝本体,只是传荡不知几百几千万里的一道钟波而已,已然能撼动天地了!

呼呼呼~!

钟波回荡,无有边际。

下至大地,上达九天。

无数环绕皇极大陆的星辰被无比蛮横的横推出去,更有不知多少小行星,陨石群都钟波震荡,瞬息而灭。

恐怖至极的钟波兀自蔓延,在太空之中就掀起一道无形,庞大,且影响极为深远的风暴。

千百星辰碰撞,在钟波之下化作宇宙尘埃。

“这是,至尊的气息?!有人发现我们了?”

一颗大若星辰的冰冷战舰之中,一道惊疑不定的声音响起。

他,包括战舰之中的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那一道自极为遥远的星空那头,横断星河而来的恐怖气息。

这,是至尊气息!

在没有至尊成道的如今,能散发如此气息的,只有复苏的至尊至宝!

且,不是寻常的复苏,而是至尊传承早遇到危机之时的那种复苏。

再进一步,只怕就是极尽复苏,堪比古之皇尊的力量了。

咔咔咔~

悬浮天宫不住震荡着,其中道纹如瀑般不断流转着。

大始圣地的诸多长老,真传弟子被一下横推出去,心下皆是震怒,骇然。

他们有过猜想,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那元阳道人泼天的胆子,竟真敢在大始圣地的中枢之地动手!

“圣主……”

林枫墨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了下来。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远处的方迎秋,极度凝神,看向了如被云雾遮掩了的悬浮天宫。

嗡~

虚空,在此时被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量无限的拉伸开来,钟波震荡,又如重开天地。

刹那而已,大始圣地之中已然改天换地,天宫瞬息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混蒙浩瀚,如同太空一般的深沉虚空。

这片虚空如同没有边际一般,其色深沉,没有半点生机。

但安奇生却还是认出了。

这是一片接近死寂的洞天!

大始金钟之中留存的洞天,一方流传至少百万年甚至更久,历经万劫仍不曾彻底毁灭的至尊洞天!

“这,便是圣地长存之秘,真正的底蕴之所在吗…….”

安奇生神色平静,任由层层叠叠的虚空将自己拉入此间,不但不慌,反而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四周。

数十年前,他曾有疑惑,为何如太一门,万法楼这般拥有着至尊至宝的大宗门仍不是圣地。

后来,从乾十四等人的梦中,他得到了答案。

圣地之所以为圣地,就是因为至尊至宝之中,留有至尊的洞天。

而无论万法龙楼,还是众妙之门,其内却没有这样的洞天。

前者是因为万法天尊本就没有留下传承的心思,后者,则是众妙之门以变为主,其如虚空,不存一物。

便是有洞天,入内者,都会被消融掉。

至尊,是真正将此界修行之道走到巅峰的盖世豪雄,其洞天,是能够在一定意义上永存于世。

这洞天,不足以庇护至尊本身,却可以庇护至尊之下的存在,延续寿命。

可惜,纵然是至尊的洞天,也不能无视洞天之劫,经历漫长岁月,终究要走向毁灭。

这个过程之中,能够封存,庇护的人与物的上限,也就在不断降低。

正因如此,有着两尊至尊至宝的离天圣地,才是东洲至强。

“张狂如你,平生未见!”

浩荡气息充塞天地,大始圣主踏空而行,须发张扬,气焰如阳,发音若雷炸:

“我便在此,且看你如何反掌杀我?!”

轰隆!

大始圣主直抒胸臆,那刹那的气息碰撞,他寻回了当年的求道争锋之心。

此时心中有着无尽压力,却唯独没有了惧怕之意。

这一个踏步,那千百道神光纵横交织,已然化作一杆长戈,其色暗红而斑驳。

俯瞰之刹那,却有着无尽杀伐之意震动虚空。

‘灭神戈’!

安奇生眸光一动,终于落在了大始圣主的身上:“看来我所知不假,三大圣地,的确以大始圣地最为霸道…..”

灭神戈,于东洲声名不显,可他却在‘三七法灭箓’之上看到过记载。

曾经,灭情道有一尊惊才绝艳的祖师。

其天纵之才,在近古之后,那个修行凋零的时代横扫天下豪雄,战败了当时东洲所有高手。

曾无限逼近封王之境,其手持三七法灭箓,当时之九州,也只有霸世皇庭之中有着比肩者。

可他,却在一个雨夜,被一横空而至的长戈钉死在山峰之上,流尽了近乎封王之血。

动手的,正是曾经大始圣地的底蕴。

“霸道?”

大始圣主怒极反笑:“你在说谁?”

你横跨百万里来我大始山,威逼我圣地至此,你说我霸道?!

天下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大始圣主心中怒极,甚至懒得多说什么,身子一个前倾,血气剧烈燃烧之下,掷出灭神戈:

“杀!!!”

轰!

长戈破空,倏忽已是数万里,虚空长戈之前根本毫无意义。

强横至极的气息撕裂虚空,如同一头太古龙王复苏,狰狞怒吼,张牙舞爪的冲向安奇生。

“如今倒是有了几分修行者的样子。”

安奇生好整以暇,看着横空而至的长戈,如火燃烧的血气,不由的点点头,微有赞许。

凡人也好,修士也罢,若无需动力便可获取自己所需之一切,久而久之,就会忘却初心。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

中古之年,这能够宰割九州的圣地之主,皆是封王强者,至不济也是封侯者众的佼佼者。

而时至如今,执掌了近两千年大始圣地的大始当代圣主,也不过无限接近,却仍不曾踏出最后一步的粉碎真空境而已。

以粉碎真空境的修为,执掌曾经封侯,乃至于封王强者的权柄。

自然就有着反噬。

此时这大始圣主能自寻回初心,比之灭情道,真空道等大宗门掌教已然强出太多。

但,也仅此而已,甚至吸引不了安奇生出手的欲望。

他的目光停留却只是一瞬,随即落在了虚空某处:

“几位,不出手吗?”

呼~

虚空之中似有风吹。

一道轻微的叹息之声,比之那大始圣主全力而发的长戈还要快的多得多,直接在众人心头响彻:

“我等垂暮之年,如何是阁下对手?”

“嗯?”

大始圣主心头一震,只觉那叹息之声扩散开来,好似大树蔓延的无数根系,死死的束缚住了自己掷出的长戈。

继而,两个身形飘忽好似鬼魅一般的人影,一左一右,同时踏步而出。

咔嚓~

苍老的五指合拢,捏住了神通所化之长戈。

“可你打上门来……”

一身材矮小的老者踏步而出,远眺安奇生,浑浊的眸光之中泛起一抹惊艳的光芒:

“我等虽不是对手,却也要试一试!”

一声低喝。

那突然出现的两个老者齐齐出手。

那低矮的老者挥舞长戈,荡平虚空涟漪,遥隔不知几千几万里。

一击点向安奇生!

这一戈无声无息,没有丝毫的异象显现,却让安奇生的眉心一凉,无形而可怖的杀机扑面而来。

比起大始圣主那惊天一戈何止凌厉十倍?

肉眼不可见的,那长戈所向,虚空无声无息的就分裂开来,所过之处,无可阻挡!

砰!

相比于低矮老者的无声无息,另一个老者的身材要高大太多。

其踏前一步,身子就无可抑制的膨胀起来,好似玄星神话传说之中的法天象地一般。

倏忽而已,已然化作数千丈之高的巨人。

一拳横压,如同天塌下来!

恐怖的拳劲横掠灰尘虚空,带着极度刚强的毁灭之力,重重的打向了安奇生:

“杀!”

这两人不知活了多久,也不知同时对敌多少次。

这出手凌厉霸道,杀机肆意流淌,彼此配合却又无比之默契,一出手,纵然是此时的安奇生。

也不由的赞许。

他跨行诸界以来,所见战斗杀伐最为严重的就是这万阳界,此界无论功法,还是战技,皆是最为赤裸裸的杀伐之术。

可哪怕如此,此界一修士,自入道至死,身经万战已是极多。

而身怀入梦之法,哪怕是朱大海拉车前来,眸光半开半合之间,他已然在入梦之中,与那头老头交手千百次了!

入梦大千之法,似乎看起来不如古长丰的历劫重生,可某种意义上来说,却还要更为强大的多。

“圣地底蕴,的确不差。”

安奇生眸光微动,终于抬手。

他的手掌白皙,好似世间最为完美的艺术品,时至如今,他的体魄已然大成,若非是所凝之神体不曾达到满意,体花早已开启。

但不开非是不能,正如一头老饕品尝美食,自然不会牛嚼牡丹。

非打磨至完美状态,他不会开启体花。

但即便如此,他此时的体魄之强大,也远远超过了寻常修士的想象。

轰!

只是单手抬起而已。

包括大始圣主在内的三人,却看到了极端可怖的一幕。

恍惚之间,这一片无边无际的虚空,好似随着他的抬手,而整个的拔高。

如同地,变成了天!

修长五指,如同架海金梁,撑天梁柱,遮蔽一切光阴,霸占一切目光注视。

气息强横的不可思议。

继而,

巨掌横压,如天坍塌:

“可惜,我更强!”

Tagged